墨菲定律

书影 2020-02-17

本以为是本类似《刻意练习》这样的工具书,没想到却是心理学定律的一个合集,第一次感受到Kindle上电子书的不靠谱。书里给出了几十个各种心理,规律,现象,在心理学领域用上效应,法则,定律,规则冠以统一。这本书算是纲要型的书,介绍定律,来源故事,引申意义,现实应用,如何使用。没有特别多的读后感,但不可否认的是,许多这些总结出来的“大道理”,有时候却是可以提供一些观察问题的角度和思考。

整本书有几个最特别的,对我感触较深的。第一个是书名墨菲定律,越害怕发生的事情就越会发生。提醒我们要发生前做好所有准备,把担心扼杀在摇篮中。那就不会有墨菲定律的出现。博弈论部分也是印象深刻的,本科的时候上过这门课,纳什均衡,其实我们就生活在博弈的社会里,大多数问题都可以用神奇的博弈论学来解释。而这几年一直推崇极简主义生活方式的自己,也在这本书就发现了好几个相关的规律论点,奥卡姆剃刀,狄德罗效应 ,鳄鱼法则,本质上都是告诉我们,删繁就简,留下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书中摘录

镜中我效应:突破思维界限,认识真正的自我。这 也 是 自 我 服 务 偏 见 的 一 种 表 现 形 式 : 在 我 们 的 记 忆 中 , 会 不 自 觉 地 夸 大 对 自 己 有 利 的 信 息 , 而 忽 略 对 自 己 不 利 的 部 分 。 所 以 , 自 我 服 务 偏 见 又 被 称 为 “ 自 利 性 偏 见 ” 。 正 是 因 为 如 此 , 这 种 自 我 服 务 偏 见 很 显 然 会 造 成 许 多 人 际 冲 突 。 在 团 队 合 作 中 , 自 我 服 务 偏 见 会 使 合 作 中 的 人 感 觉 是 自 己 而 不 是 其 他 合 作 者 做 出 了 主 要 贡 献 , 在 合 作 不 顺 利 时 倾 向 于 批 评 合 作 者 , 这 样 很 容 易 导 致 合 作 的 终 止 。

总 而 言 之 , 避 免 “ 沉 锚 ” 的 两 个 重 要 方 法 : 一 是 彻 底 无 视 之 前 的 所 有 信 息 , 剔 除 “ 沉 锚 ” 的 隐 患 — — 但 是 这 个 实 际 做 起 来 是 很 难 的 ; 二 是 大 量 地 收 集 信 息 , 全 面 分 析 问 题 , 最 后 做 出 理 性 的 判 断 , 把 “ 沉 锚 ” 的 影 响 降 到 最 低 。

“ 瓦 伦 达 效 应 ” 其 实 非 常 简 单 : 过 度 紧 张 带 来 的 压 力 , 摧 毁 了 长 期 训 练 所 形 成 的 无 意 识 反 应 能 力 。 所 谓 “ 熟 能 生 巧 ” , 当 出 现 某 些 意 外 情 况 的 时 候 , 一 个 技 巧 熟 练 的 人 会 下 意 识 地 做 出 正 确 的 应 对 — — 这 并 不 是 运 气 , 而 是 在 日 常 训 练 中 获 得 的 潜 意 识 记 忆 。 而 患 得 患 失 的 心 理 让 人 的 注 意 力 高 度 集 中 于 自 己 正 在 做 的 事 情 , 连 一 些 最 基 本 的 应 对 都 需 要 深 思 熟 虑 ( 比 如 , 先 迈 左 脚 还 是 先 迈 右 脚 ) , 最 终 导 致 的 结 果 就 是 反 应 变 慢 , 思 维 也 就 跟 着 变 迟 钝 了 。

库 里 肖 夫 效 应 : 眼 中 的 世 界 , 其 实 就 是 内 心 的 世 界

“ 理 性 人 假 设 ” 是 经 济 学 的 一 个 重 要 的 假 设 前 提 , 但 在 心 理 学 上 , 人 们 从 来 都 不 是 纯 理

性 的 , 大 量 的 情 感 因 素 影 响 着 人 们 认 知 世 界 的 结 果 。 很 多 时 候 , 人 们 看 到 的 世 界 , 其 实 只 是 自 己 内 心 世 界 的 一 个 投 影 而 已 。

第二章 墨菲定律:如果有可能出错,就一定会出错

墨 菲 定 律 : 如 果 有 可 能 出 错 , 就 一 定 会 出 错

如 果 一 件 事 情 有 可 能 以 错 误 的 方 式 被 处 理 , 那 么 , 最 终 肯 定 会 有 人 以 错 误 的 方 式 去 处 理 它 。 ”

一 、 任 何 事 情 都 不 会 像 它 表 面 上 看 起 来 那 么 简 单 。 二 、 所 有 任 务 的 完 成 周 期 都 会 比 你 预 计 的 时 间 长 。 三 、 任 何 事 情 如 果 有 出 错 的 可 能 , 那 么 就 会 有 极 大 的 概 率 出 错 。 四 、 如 果 你 预 感 可 能 会 出 错 , 那 么 它 就 必 然 会 出 错 。

“ 酝 酿 效 应 ” — — 很 多 时 候 , 当 我 们 尽 力 去 解 决 一 个 复 杂 的 或 者 需 要 创 造 性 思 考 的 问 题 时 , 无 论 耗 费 多 少 精 力 都 找 不 到 正 确 的 思 路 。 在 这 种 时 候 , 暂 时 停 止 对 问 题 的 积 极 探 索 , 反 而 可 能 会 产 生 关 键 性 的 灵 感

当 我 们 面 临 一 个 难 题 时 , 千 万 不 要 钻 牛 角 尖 , 更 不 要 因 此 而 对 自 己 的 能 力 产 生 怀 疑 , 因 为 很 多 时 候 , 我 们 并 不 是 解 决 不 了 难 题 , 而 是 走 进 了 僵 化 的 思 维 定 式 中 不 能 自 拔 。 这 时 , 不 妨 先 把 它 放 在 一 边 , 去 做 别 的 事 情 。 通 过 暂 时 放 下 这 个 问 题 , 消 除 掉 僵 化 的 思 维 模 式 , 过 几 小 时 、 几 天 , 甚 至 很 长 时 间 之 后 再 来 拾 起 它 , 我 们 的 大 脑 便 能 够 运 用 新 的 思 维 模 式 去 解 决 这 个 问 题 。

控 制 错 觉 定 律 : 相 信 直 觉 , 但 别 迷 信 直 觉

这 个 世 界 充 满 了 未 知 , 像 “ 运 气 ” 这 种 近 似 神 秘 主 义 的 存 在 , 更 是 让 很 多 事 情 不 可 控 。 但 是 , 人 类 在 认 知 世 界 的 过 程 中 , 会 习 惯 地 将 物 质 世 界 划 分 成 有 次 序 、 有 组 织 、 可 预 测 、 可 控 制 的 世 界 。 而 “ 直 觉 ” 就 是 人 类 对 抗 世 界 未 知 性 的 重 要 武 器 。

“ 羊 群 效 应 ” 最 早 是 股 票 投 资 中 的 一 个 术 语 , 主 要 是 指 投 资 者 在 交 易 过 程 中 存 在 学 习 与 模 仿 现 象 , 有 样 学 样 , 盲 目 地 模 仿 别 人 , 从 而 导 致 他 们 在 某 段 时 期 内 买 卖 相 同 的 股 票 。 社 会 心 理 学 家 将 其 扩 大 到 其 他 领 域 , 指 代 个 体 由 于 真 实 的 或 想 象 的 群 体 行 为 , 从 而 向 与 多 数 人 相 一 致 的 方 向 变 化 的 现 象 。 “ 羊 群 效 应 ” 又 被 称 为 “ 从 众 效 应 ” , 它 的 核 心 是 在 群 体 力 量 面 前 放 弃 个 人 理 性 判 断 , 而 追 随 大 众 的 倾 向 , 并 否 定 自 己 的 意 见 , 且 不 会 主 观 上 思 考 事 件 的 意 义 。

“ 你 祈 求 受 到 他 人 喜 爱 , 却 对 自 己 吹 毛 求 疵 。 虽 然 人 格 有 些 缺 陷 , 但 大 体 而 言 , 你 都 有 办 法 弥 补 。 你 拥 有 可 观 的 未 开 发 潜 能 , 但 尚 未 发 挥 出 自 己 的 长 处 。 看 似 强 硬 、 严 格 自 律 的 外 在 掩 盖 着 不 安 与 忧 虑 的 内 心 。 许 多 时 候 , 你 严 重 质 疑 自 己 是 否 做 了 对 的 事 情 或 正 确 的 决 定 。 你 喜 欢 一 定 程 度 的 变 动 , 并 在 受 限 时 感 到 不 满 。 你 为 自 己 是 独 立 思 想 者 而 自 豪 , 并 且 不 会 接 受 没 有 充 分 证 据 的 言 论 。 但 你 认 为 , 对 他 人 过 度 坦 率 是 不 明 智 的 。 有 些 时 候 , 你 外 向 、 亲 和 、 充 满 社 会 性 , 有 些 时 候 你 却 内 向 、 谨 慎 而 沉 默 。 你 的 一 些 抱 负 是 不 切 实 际 的 。 ”

人 们 常 常 认 为 , 一 种 笼 统 的 、 一 般 性 的 人 格 描 述 十 分 准 确 地 揭 示 了 自 己 的 特 点 , 当 人 们 用 一 些 普 通 的 、 含 糊 不 清 的 、 空 泛 的 形 容 词 来 描 述 一 个 人 的 时 候 , 人 们 往 往 很 容 易 就 接 受 了 这 些 描 述 , 而 认 为 描 述 中 所 说 的 就 是 自 己 — — 这 就 是 所 谓 的 “ 巴 纳 姆 效 应 ” , 又 称 “ 弗 拉 效 应 ” 。

主 观 验 证 能 对 我 们 产 生 影 响 , 主 要 是 因 为 我 们 心 中 想 要 相 信 某 件 事 的 欲 望 。 如 果 想 要 相 信 一 件 事 , 我 们 总 可 以 搜 集 到 各 种 各 样 支 持 这 件 事 的 证 据 。 就 算 是 毫 不 相 干 的 事 情 , 我 们 还 是 可 以 找 到 一 种 逻 辑 , 让 它 符 合 自 己 的 设 想 。

能 够 真 正 认 识 自 己 , 也 是 我 们 避 开 “ 巴 纳 姆 效 应 ” 陷 阱 的 重 要 方 法 。 只 有 真 正 面 对 自 己 的 方 方 面 面 , 才 能 学 会 不 轻 易 给 自 己 贴 上 笼 统 的 标 签 , 有 效 地 分 辨 出 那 些 “ 性 格 描 述 ” 中 哪 些 是 与 自 己 相 关 的 , 哪 些 是 与 自 己 无 关 的 , 哪 些 是 模 棱 两 可 的 , 哪 些 是 彰 明 较 著 的 , 从 而 认 识 真 正 的 自 己

在 对 于 同 一 理 论 或 者 同 一 命 题 的 论 证 过 程 中 , 多 种 解 释 和 证 明 过 程 中 , 步 骤 最 少 、 最 为 简 洁 的 证 明 是 最 有 效 的 。 概 括 起 来 就 是 “ 如 无 必 要 , 勿 增 实 体 ” 。

简 洁 而 不 简 单 , 这 便 是 “ 奥 卡 姆 剃 刀 原 则 ” 的 正 确 使 用 方 式 。

第三章 踢猫效应:坏情绪会传染,但也可以被管理

踢 猫 效 应 : 坏 情 绪 的 连 锁 反 应

人 的 不 满 情 绪 和 糟 糕 的 心 情 , 一 般 会 随 着 社 会 关 系 链 条 依 次 传 递 , 由 地 位 高 的 传 向 地 位 低 的 , 由 强 者 传 向 弱 者 。 最 终 , 无 处 发 泄 的 最 弱 小 者 便 成 了 牺 牲 品 。

生 活 中 , 每 个 人 都 是 “ 踢 猫 效 应 ” 长 长 链 条 上 的 一 环 , 情 绪 确 实 会 通 过 你 的 姿 态 、 表 情 、 语 言 传 达 给 对 方 一 些 信 息 , 在 不 知 不 觉 中 感 染 对 方 。 明 白 了 “ 情 绪 污 染 ” 的 危 害 , 你 就 要 学 会 及 时 调 整 自 己 的 情 绪 , 不 让 你 的 坏 情 绪 传 染 给 他 人 。 如 果 这 样 去 做 了 , 相 信 你 的 生 活 会 充 满 阳 光 。

吸 血 蝙 蝠 只 是 野 马 死 亡 的 诱 因 , 而 野 马 对 这 一 诱 因 的 剧 烈 的 情 绪 反 应 , 才 是 它 们 死 亡 的 最 直 接 原 因 。 因 此 , 有 心 理 学 家 将 生 活 中 因 芝 麻 小 事 而 大 动 肝 火 , 以 致 因 别 人 的 过 失 而 伤 害 自 己 的 现 象 , 叫 作 “ 野 马 结 局 ” 。

如 何 有 效 地 抑 制 伤 人 又 害 己 的 坏 情 绪 呢 ? 具 体 方 法 有 很 多 , 但 是 一 个 最 重 要 的 法 则 是 , 提 高 自 己 对 外 界 刺 激 的 承 受 力 和 对 外 界 刺 激 的 客 观 评 价 能 力 , 当 怒 火 上 升 时 , 反 复 地 告 诉 自 己 — — 这 并 不 值 得 愤 怒 。 另 一 个 重 要 途 径 是 主 动 释 放 愤 怒 情 绪 , 将 心 中 的 愤 懑 、 不 平 向 人 倾 诉 , 从 亲 朋 好 友 处 得 到 规 劝 和 安 慰 , 也 可 以 缓 解 怒 气 。 或 者 在 即 将 发 怒 时 通 过 转 移 注 意 力 来 减 轻 愤 怒 , 尽 快 离 开 当 时 的 环 境 , 避 免 进 一 步 的 刺 激 。 如 此 一 来 , 愤 怒 的 情 绪 便 会 渐 渐 消 退 。

海 格 力 斯 效 应 : 无 视 仇 恨 , 仇 恨 就 会 无 视 你 生 活 中 经 常 出 现 这 样 的 现 象 : 当 两 个 人 产 生 矛 盾 时 , 如 果 其 中 一 方 试 图 报 复 , 那 么 , 最 终 必 然 加 深 对 方 的 仇 恨 , 甚 至 导 致 对 方 挖 空 心 思 加 害 另 一 方 ; 而 对 方 疯 狂 的 报 复 行 为 , 反 过 来 又 会 导 致 另 一 方 不 死 不 休 的 仇 恨 。 在 这 个 过 程 中 , 双 方 的 敌 意 越 来 越 深 , 报 复 手 段 也 越 来 越 狠 毒 — — 这 样 的 现 象 延 伸 出 来 的 心 理 学 理 念 就 是 “ 海 格 力 斯 效 应 ” 。

“ 以 眼 还 眼 , 以 牙 还 牙 ” 的 报 复 心 态 是 人 类 社 会 早 期 形 成 的 一 种 行 为 规 范 , 目 的 是 通 过 展 示 伤 害 的 形 式 来 维 护 一 种 “ 人 不 犯 我 , 我 不 犯 人 ” 的 稳 定 状 态 。 这 就 决 定 了 报 复 行 为 的 本 质 从 一 开 始 就 是 一 种 惩 罚 和 威 慑 , 本 身 并 无 助 于 消 减 仇 恨 。 它 只 能 用 来 伤 害 报 复 对 象 , 却 无 法 用 来 化 解 心 中 的 仇 恨 。 现 在 , 随 着 社 会 规 范 日 益 成 熟 , 仇 恨 、 报 复 所 带 来 的 实 际 社 会 价 值 越 来 越 小 , 而 它 对 于 个 人 的 负 面 作 用 却 越 来 越 明 显 。 现 代 社 会 不 同 于 原 始 社 会 , 人 与 人 之 间 的 联 系 变 得 更 加 紧 密 , 合 作 共 生 关 系 变 得 更 加 强 烈 , 报 复 、 仇 视 他 人 已 属 于 典 型 的 损 人 不 利 己 的 行 为 。 更 有 甚 者 , 还 会 使 得 双 方 错 过 了 更 好 地 解 决 问 题 的 机 会 , 最 终 让 报 复 者 得 不 偿 失 。 相 反 , 懂 得 化 解 一 时 的 怨 恨 的 人 , 最 终 能 得 到 他 人 的 理 解 、 尊 重 和 信 任 , 从 而 获 得 更 多 的 合 作 机 会 。

霍 桑 效 应 : 适 度 发 泄 , 才 能 轻 装 上 阵

情 绪 应 该 宣 泄 , 但 是 要 以 合 理 的 方 式 宣 泄 。 当 有 负 面 情 绪 产 生 的 时 候 : 一 不 要 迁 怒 , 把 怒 气 发 泄 在 别 人 身 上 ; 二 不 要 自 我 伤 害 , 如 自 己 打 自 己 耳 光 、 自 己 咒 骂 自 己 , 甚 至 选 择 自 戕 , 将 怒 气 发 泄 在 自 己 身 上 ; 三 不 要 在 他 人 面 前 大 叫 、 大 闹 、 摔 东 西 , 这 样 虽 然 发 泄 了 情 绪 , 却 把 坏 情 绪 传 染 给 了 其 他 人 , 制 造 了 “ 情 绪 污 染 ” , 同 时 也 伤 了 自 己 的 体 面 , 非 但 于 事 无 补 , 反 而 会 使 事 态 进 一 步 恶 化 , 给 自 己 带 来 更 大 的 伤 害 。

本 来 可 以 主 动 地 逃 避 , 却 因 之 前 的 绝 望 体 验 而 放 弃 逃 避 希 望 , 默 默 等 待 痛 苦 的 来 临 — — 这 就 是 塞 利 格 曼 所 说 的 “ 习 得 性 无 助 ” 。 所 谓 “ 习 得 性 无 助 ” , 本 质 上 是 长 期 积 累 的 负 面 生 活 经 验 使 人 丧 失 了 信 心 , 继 而 丧 失 了 追 求 成 功 的 驱 动 力 。 而 要 避 免 习 得 性 无 助 , 最 重 要 的 就 是 要 有 一 个 辩 证 的 挫 折 观 , 经 常 保 持 自 信 和 乐 观 的 情 绪 。 没 有 绝 望 的 环 境 , 只 有 绝 望 的 心 态 。 如 果 能 在 挫 折 中 坚 持 下 去 , 挫 折 实 在 是 人 生 中 一 笔 不 可 多 得 的 财 富 。 但 是 如 果 在 挫 折 中 沉 沦 , 那 便 是 跌 入 了 “ 习 得 性 无 助 ” 的 陷 阱 , 就 像 实 验 中 的 那 条 狗 一 样 , 再 也 无 法 突 破 挫 折 了

把 “ 卡 瑞 尔 公 式 ” 定 义 为 , 强 迫 自 己 面 对 最 坏 的 情 况 , 首 先 在 精 神 上 接 受 它 , 然 后 集 中 精 力 从 容 地 解 决 问 题 , 从 根 源 上 抹 除 忧 虑 。 “ 卡 瑞 尔 公 式 ” 的 使 用 方 法 其 实 非 常 简 单 , 其 中 共 有 三 个 步 骤 : 第 一 步 , 先 排 除 恐 惧 情 绪 , 理 性 地 分 析 整 个 情 况 , 然 后 , 找 出 万 一 失 败 可 能 导 致 的 最 坏 的 情 况 是 什 么 。 第 二 步 , 找 出 可 能 发 生 的 最 坏 情 况 之 后 , 让 自 己 在 必 要 的 时 候 能 够 接 受 它 。 这 样 一 来 , 即 使 事 情 真 的 无 法 挽 回 了 , 我 们 也 可 以 很 快 地 放 松 下 来 。 第 三 步 , 之 后 , 我 们 就 平 和 地 投 入 自 己 的 时 间 和 精 力 , 试 着 改 善 在 心 理 上 已 经 接 受 的 那 种 最 坏 的 情 况 。 假 若 应 对 适 当 , 我 们 就 可 以 很 快 摆 脱 这 种 所 谓 的 最 坏 情 况 。

第四章 约拿情结:从自我提升到自我突破

“ 约 拿 情 结 ” : “ 我 们 害 怕 变 成 在 最 完 美 的 时 刻 和 最 完 善 的 条 件 下 , 以 最 大 的 勇 气 所 能 设 想 的 样 子 。 但 同 时 , 我 们 又 对 这 种 可 能 极 为 推 崇 。

跳 蚤 有 两 条 强 壮 的 后 腿 , 因 而 善 于 跳 跃 , 可 以 轻 松 跳 起 一 米 多 高 — — 跟 它 们 自 身 的 大 小 比 起 来 , 相 当 于 一 个 人 一 跃 跳 上 八 十 层 的 摩 天 大 楼 !

一 个 人 是 否 有 清 晰 且 长 远 的 目 标 与 其 能 否 取 得 重 大 的 人 生 成 就 之 间 存 在 着 紧 密 的 联 系 。

“ 洛 克 定 律 ” 指 的 是 , 当 目 标 既 是 未 来 指 向 的 , 又 是 富 有 挑 战 性 的 时 候 , 它 便 是 最 有 效 的 。

瓦 拉 赫 效 应 : 补 足 短 板 , 还 是 经 营 优 势

“ 木 桶 原 理 ” 是 美 国 管 理 学 家 劳 伦 斯 · 彼 得 首 先 提 出 的 。 讲 的 是 一 个 木 桶 能 盛 多 少 水 , 并 不 取 决 于 最 长 的 那 块 木 板 , 而 是 取 决 于 最 短 的 那 块 木 板 。 因 此 , “ 木 桶 原 理 ” 也 被 称 为 “ 短 板 效 应 ” 。

“ 瓦 拉 赫 效 应 ” 并 不 是 让 我 们 彻 底 放 弃 自 己 短 处 , 而 是 告 诉 我 们 , 必 须 把 有 限 的 时 间 和 精 力 放 在 最 擅 长 的 领 域 , 这 样 才 能 获 得 最 高 的 投 入 产 出 比 。

内 卷 化 效 应 : 跑 起 来 , 别 让 生 活 原 地 打 转

青 蛙 效 应 : 无 视 危 机 才 是 真 正 的 危 机

时 刻 保 持 危 机 意 识 , 才 能 在 危 机 来 临 时 全 身 而 脱 。 要 知 道 , 最 坏 的 情 况 不 是 身 处 险 境 , 而 是 置 身 险 境 却 没 有 自 救 能 力 ; 真 正 的 危 机 也 不 是 灾 难 来 临 的 那 一 刻 , 而 是 逐 渐 地 退 化 而 不 自 知 , 慢 慢 被 蚕 食 , 慢 慢 被 吞 没 , 当 最 终 醒 悟 的 时 候 已 经 太 迟 。

第五章 马太效应:优秀源于一次次试错

“ 马 太 效 应 ” 是 指 强 者 愈 强 、 弱 者 愈 弱 的 现 象 ,

安 慰 剂 效 应 : 暗 示 能 带 来 扭 曲 现 实 的 力 量

马 蝇 效 应 : 如 何 把 压 力 转 化 为 动 力 再 懒 惰 的 马 , 只 要 身 上 有 马 蝇 叮 咬 , 它 也 会 立 即 抖 擞 起 精 神 , 飞 快 地 奔 跑 , 这 就 是 所 谓 的 “ 马 蝇 效 应 ” 。

布 里 丹 毛 驴 效 应 : 选 择 之 前 不 犹 豫 , 选 择 之 后 不 后 悔

人 们 将 “ 成 功 的 能 力 ” 和 “ 不 让 失 败 左 右 的 能 力 ” 之 间 的 关 联 关 系 称 为 “ 基 利 定 理 ” 。

贝 尔 纳 效 应 : 每 一 条 路 都 必 然 通 向 一 个 终 点

第六章 首因效应:人际交往中的心理学法则

首 因 效 应 : 良 好 的 第 一 印 象 是 成 功 的 一 半

所 谓 “ 近 因 效 应 ” , 是 指 在 多 种 刺 激 呈 断 续 性 出 现 的 时 候 , 印 象 的 形 成 主 要 取 决 于 最 近 一 次 出 现 的 刺 激 。 表 现 在 人 际 交 往 中 , 即 我 们 对 他 人 最 新 的 认 识 占 了 主 体 地 位 , 掩 盖 了 以 往 形 成 的 对 他 人 的 评 价 。

称 “ 光 环 效 应 ” , 是 指 人 们 对 他 人 的 认 知 和 判 断 往 往 只 从 局 部 出 发 , 扩 散 而 得 出 整 体 印 象 。 晕 轮 效 应 本 质 上 是 一 种 以 偏 概 全 的 认 知 上 的 偏 误 , 就 像 月 亮 周 围 的 光 环 一 样 向 周 围 弥 漫 、 扩 散 , 从 而 掩 盖 了 其 他 品 质 或 特 点 。

“ 晕 轮 效 应 ” 的 本 质 就 是 一 种 以 偏 概 全 、 以 点 带 面 的 评 价 倾 向 , 是 个 人 主 观 推 断 泛 化 和 扩 张 的 结 果 。 由 于 光 环 效 应 的 作 用 , 一 个 人 的 优 点 或 缺 点 一 旦 变 为 光 圈 被 夸 大 , 其 他 优 点 或 缺 点 也 就 退 隐 到 光 圈 背 后 了 。

。 “ 刻 板 印 象 ” 就 是 类 别 化 的 产 物 , 它 是 指 人 们 对 某 个 群 体 中 的 人 形 成 的 一 种 概 括 而 固 定 的 看 法 。 生 活 在 同 一 地 域 或 文 化 背 景 中 的 人 们 常 表 现 出 许 多 相 似 性 , 人 们 便 将 这 种 相 似 的 特 点 加 以 归 纳 , 概 括 到 普 遍 认 识 中 并 固 定 下 来 , 便 形 成 了 刻 板 印 象 。

虚 假 同 感 偏 差 : 换 位 思 考 , 而 不 是 以 己 度 人

“ 自 重 感 效 应 ” 源 于 心 理 学 泰 斗 弗 洛 伊 德 的 理 论 , 弗 洛 伊 德 曾 说 : “ 人 一 生 最 大 的 需 求 只 有 两 个 , 一 个 是 性 需 求 , 一 个 是 被 当 成 重 要 人 物 看 待 的 自 重 感 需 求 。

相 悦 法 则 : 我 喜 欢 你 因 为 你 喜 欢 我

阿 伦 森 效 应 : 我 们 厌 恶 那 些 带 给 我 挫 败 感 的 人

, “ 多 看 效 应 ” 揭 示 了 我 们 对 自 己 熟 悉 的 事 物 的 偏 好 。 延 伸 到 人 际 交 往 中 , 多 看 效 应 证 明 了 我 们 一 直 以 来 隐 隐 认 识 到 的 一 个 交 际 法 则 : 彼 此 接 近 、 常 常 见 面 是 建 立 良 好 人 际 关 系 的 必 要 条 件 。

改 宗 效 应 : 想 讨 人 喜 欢 ? 那 就 反 驳 他 吧

人 们 喜 爱 那 些 被 自 己 说 服 的 人 更 甚 于 那 些 一 向 附 和 自 己 观 点 的 人 。 显 然 , 人 们 通 过 和 某 人 辩 论 , 使 某 人 改 变 观 点 , 从 而 感 觉 到 自 己 是 有 能 力 的 。

“ 出 丑 效 应 ” , 又 称 “ 犯 错 效 应 ” , 是 指 才 能 平 庸 者 固 然 不 会 受 人 倾 慕 , 而 全 然 无 缺 点 的 人 也 未 必 讨 人 喜 欢 , 而 最 讨 人 喜 欢 的 人 物 往 往 是 精 明 而 带 有 小 缺 点 的 人 。

记 住 , 所 有 人 都 喜 欢 十 全 十 美 , 但 是 , 没 有 任 何 人 相 信 真 的 存 在 十 全 十 美 , 与 其 让 人 在 心 里 猜 测 自 己 可 能 存 在 的 缺 点 , 不 如 直 接 暴 露 它 。

第八章 路西法效应:所谓“心术”,不过是人性的博弈

这 世 上 没 有 绝 对 的 善 人 , 也 没 有 绝 对 的 恶 人 , 善 与 恶 同 时 潜 伏 在 人 性 深 处 , 在 不 同 的 环 境 中 轮 流 出 场 。 只 不 过 , 在 社 会 秩 序 良 好 的 环 境 下 , “ 恶 ” 的 因 子 被 深 深 地 掩 藏 在 人 们 心 底 , 但 只 要 有 合 适 的 土 壤 , 比 如 说 像 “ 斯 坦 福 监 狱 ” 这 样 的 法 外 之 地 , 攫 取 到 权 力 的 “ 路 西 法 ” 便 会 毫 不 犹 豫 地 苏 醒 , 把 一 个 “ 好 人 ” 转 换 成 “ 坏 人 ” 。 这 就 是 所 谓 的 “ 路 西 法 效 应 ” 。

在 “ 米 尔 格 伦 实 验 ” 中 , 我 们 看 到 了 人 性 中 最 阴 暗 的 一 面 : 在 极 端 情 况 下 , 人 类 所 谓 的 良 知 居 然 如 此 脆 弱 , 甚 至 不 需 要 通 过 威 胁 或 者 利 益 诱 惑 , 只 需 要 一 道 无 可 置 疑 的 命 令 , 就 可 以 让 许 多 人 放 弃 对 善 恶 的 判 断 和 对 良 知 底 线 的 坚 守 。

“ 囚 徒 困 境 ” , 其 实 是 利 用 了 人 性 中 的 极 度 自 私 , 在 单 次 博 弈 中 逼 得 人 不 得 不 放 弃 最 优 解 而 去 追 求 避 免 最 坏 情 况 发 生 的 次 优 解 。 而 它 的 破 解 之 道 也 很 简 单 , 就 是 引 入 重 复 博 弈 , 通 俗 地 说 , 就 是 这 次 博 弈 结 束 后 , 博 弈 双 方 还 将 继 续 发 生 别 的 关 系 。

“ 智 猪 博 弈 ” 给 我 们 的 启 示 是 , 作 为 竞 争 中 的 弱 者 ( 小 猪 ) 应 该 讲 究 竞 争 策 略 ( 选 择 等 待 ) , 看 准 时 机 以 逸 待 劳 。 因 为 企 业 竞 争 也 是 同 样 的 道 理 : 大 企 业 是 竞 争 中 的 强 者 ( 大 猪 ) , 小 企 业 是 竞 争 中 的 弱 者 ( 小 猪 ) 。 在 残 酷 的 企 业 竞 争 中 , 小 企 业 要 想 生 存 , 就 得 像 “ 智 猪 博 弈 ” 中 的 小 猪 一 样 , 学 会 等 待 。 这 种 “ 小 猪 躺 着 大 猪 跑 ” 的 现 象 在 经 济 学 上 有 一 个 更 加 形 象 的 名 字 , 叫 “ 搭 便 车 ” 。

斗 鸡 博 弈 : 最 坏 的 结 果 是 两 败 俱 伤

现 实 中 , 我 们 常 会 见 到 这 样 的 事 , 双 方 争 斗 , 各 不 相 让 , 小 事 变 为 大 事 , 大 事 转 为 祸 事 , 最 终 导 致 问 题 不 能 解 决 , 落 得 个 两 败 俱 伤 的 结 局 。 其 实 , 如 果 采 取 较 为 温 和 的 处 理 方法 , 先 退 一 步 , 待 时 机 成 熟 , 再 采 取 适 当 的 措 施 以 达 到 自 己 的 目 的 , 那 么 结 局 就 可 能 会 好 得 多 。 可 见 , 退 却 有 时 是 进 攻 的 第 一 步 , 以 退 为 进 , 由 低 到 高 , 才 是 最 稳 妥 的 制 胜 之 道 。 无 论 是 做 人 还 是 做 事 , 都 需 要 有 进 有 退 , 有 所 为 有 所 不 为 。 在 很 多 时 候 , 必 要 的 退 让 可 以 换 来 更 大 的 利 益 , 而 一 味 地 咄 咄 逼 人 , 却 有 可 能 陷 入 “ 斗 鸡 陷 阱 ” , 落 得 两 败 俱 伤 的 结 局 。

枪 手 博 弈 : 决 胜 负 不 一 定 要 靠 实 力

因 此 , 在 多 方 对 决 中 , 一 决 生 死 并 非 唯 一 的 解 决 之 道 。 并 且 , 克 敌 制 胜 的 因 素 也 绝 非 仅 限 于 实 力 。 懂 得 合 作 , 尤 其 是 懂 得 在 对 比 实 力 后 找 到 潜 在 的 合 作 盟 友 , 有 时 才 是 真 正 的 制 胜 之 道 。

互 惠 法 则 : 说 服 力 不 是 说 出 来 的 , 而 是 做 出 来 的

这 就 是 互 惠 的 力 量 — — 想 要 有 求 于 人 , 就 先 给 予 对 方 恩 惠 。 只 要 对 方 接 受 了 , 那 么 , 接 下 来 的 说 服 就 不 用 再 花 太 大 的 力 气 了 。

承 诺 一 致 性 原 理 : 让 对 方 自 己 说 服 自 己

可 见 , 最 好 的 说 服 技 巧 并 不 是 说 服 的 过 程 本 身 , 能 够 想 办 法 引 诱 对 方 做 出 承 诺 , 让 对 方 自 己 说 服 自 己 , 这 才 是 真 正 的 说 服 术 。

登 门 槛 效 应 : 步 步 为 营 , 走 进 对 方 内 心

“ 登 门 槛 效 应 ” 是 指 一 个 人 一 旦 接 受 了 他 人 的 一 个 微 不 足 道 的 要 求 , 为 了 避 免 认 知 上 的 不 协 调 , 或 是 想 给 他 人 留 下 前 后 一 致 的 印 象 , 就 有 可 能 接 受 对 方 更 高 的 要 求 。 这 种 现 象 , 犹 如 登 门 坎 时 要 一 级 台 阶 一 级 台 阶 地 登 , 这 样 能 更 容 易 、 更 顺 利 地 登 上 高 处 。

“ 登 门 槛 效 应 ” 给 我 们 最 大 的 启 示 是 , 在 人 际 交 往 中 , 当 我 们 要 提 出 一 个 比 较 高 的 要 求 时 , 最 好 的 方 法 是 先 提 出 一 个 小 要 求 。 另 外 , 我 们 自 己 在 做 事 情 的 时 候 , 也 可 以 把 一 个 大 的 、 较 难 实 现 的 目 标 分 解 成 一 些 小 的 、 容 易 实 现 的 阶 段 性 目 标 , 通 过 这 些 小 目 标 的 逐 步 达 成 , 最 终 实 现 大 的 目 标 。 这 其 实 也 是 “ 登 门 槛 效 应 ” 的 一 种 应 用 。

门 面 效 应 : 用 不 可 能 完 成 的 任 务 给 对 手 下 套

“ 门 面 效 应 ” 其 实 是 两 种 心 理 学 现 象 的 综 合 利 用 , 首 先 是 一 种 补 偿 心 理 。 对 于 任 何 人 来 说 , 拒 绝 所 带 来 的 心 理 压 力 都 是 远 远 高 于 赞 同 的 , 所 以 , 拒 绝 别 人 并 不 是 一 件 很 容 易 的 事 情 , 也 会 让 人 们 产 生 负 疚 的 心 理 。 这 时 候 , 人 们 通 常 希 望 再 做 一 件 小 的 、 容 易 的 事 来 平 衡 内 疚 心 理 , 这 就 是 所 谓 的 “ 补 偿 心 理 ” , 即 通 过 同 意 第 二 个 较 小 的 要 求 , 来 弥 补 拒 绝 第 一 个 大 要 求 时 的 负 罪 感 。

越 是 禁 果 就 越 是 甜 美 , 就 如 同 越 希 望 掩 盖 某 个 信 息 不 让 别 人 知 道 , 人 们 就 越 是 想 通 过 各 种 渠 道 了 解 它 ; 越 是 禁 止 某 件 事 情 , 就 越 是 有 人 不 计 一 切 后 果 地 去 突 破 禁 令 — — 这 种 单 方 面 的 禁 止 和 掩 饰 而 造 成 的 事 与 愿 违 的 现 象 , 在 心 理 学 上 就 叫 作 “ 禁 果 效 应 ” 。

我 们 很 多 行 为 的 原 始 动 机 都 只 是 一 种 “ 禁 果 效 应 ” , 越 是 打 压 , 越 是 会 激 起 逆 反 心 理 。 相 反 , 若 是 停 止 了 打 压 , 釆 取 认 可 、 宽 容 的 态 度 , 人 们 做 这 件 事 的 渴 望 和 执 着 就 不 会 那 么 强 烈 了 。 由 此 可 见 , 很 多 时 候 , 与 其 一 味 打 压 , 不 如 让 事 物 自 然 发 展 。

“ 超 限 效 应 ” 是 指 刺 激 过 多 、 过 强 或 作 用 时 间 过 久 , 从 而 引 起 心 理 免 疫 甚 至 心 理 逆 反 的 现 象 。 正 如 手 上 的 老 茧 总 是 越 磨 越 厚 , 因 为 只 有 足 够 厚 的 老 茧 才 能 在 高 强 度 的 摩 擦 下 保 护 老 茧 下 的 皮 肤 。 其 实 , 不 光 是 老 茧 , 人 的 心 理 承 受 能 力 也 会 被 “ 磨 厚 ” , 因 为 和 我 们 的 身 体 一 样 , 心 理 也 会 努 力 让 我 们 免 受 各 种 伤 害 , 从 而 最 好 地 保 护 自 己 。 因 此 , 当 受 到 强 烈 的 、 连 续 性 的 刺 激 时 , 我 们 的 心 理 就 会 主 动 无 视 这 些 刺 激 , 从 而 让 人 免 于 心 理 崩 溃 。

吉 芬 之 谜 : 透 过 价 格 迷 雾 看 清 供 需 本 质

“ 吉 芬 之 谜 ” 的 背 后 , 是 一 种 极 为 朴 素 的 消 费 行 为 学 原 理 — — 追 涨 杀 跌 。

消 费 者 剩 余 : 买 得 值 不 值 , 自 己 说 了 算

“ 人 们 愿 意 为 某 种 商 品 实 际 支 付 的 价 格 , 绝 不 会 超 过 他 所 预 期 能 承 受 的 最 高 心 理 价 格 , 因 此 , 他 购 买 此 物 所 得 的 满 足 , 通 常 超 过 他 因 付 出 此 物 的 代 价 而 放 弃 的 满 足 。 这 样 , 他 就 从 这 种 购 买 中 得 到 了 一 种 满 足 的 剩 余 。

消 费 者 对 于 “ 自 己 所 能 承 受 的 最 高 价 格 ” 的 预 期 是 完 全 主 观 的 。 实 际 上 , “ 消 费 者 剩 余 ” 并 不 会 真 的 让 消 费 者 获 得 实 际 价 值 , 却 能 带 来 一 种 心 理 上 的 满 足 感 。 同 样 的 道 理 , 当 消 费 者 剩 余 为 负 数 的 时 候 , 也 不 会 带 来 金 钱 损 失 , 却 会 让 消 费 者 有 切 切 实 实 的 心 痛 的 感 觉 , 仿 佛 在 割 肉 。

稀 缺 效 应 : “ 稀 缺 ” 是 刻 意 营 造 的 心 理 压 迫

“ 博 傻 理 论 ” 是 指 在 资 本 市 场 中 , 人 们 会 完 全 不 顾 某 种 商 品 的 真 实 价 值 , 而 愿 意 花 高 价 购 买 , 因 为 他 们 预 期 会 有 一 个 傻 瓜 花 更 高 的 价 格 从 他 们 那 儿 把 它 买 走 。

博 傻 行 为 其 实 也 可 以 细 分 为 两 类 , 一 类 是 感 性 博 傻 , 一 类 是 理 性 博 傻 。 所 谓 感 性 博 傻 , 是 指 在 行 动 时 并 不 知 道 自 己 已 经 进 入 一 场 “ 博 傻 游 戏 ” , 也 不 清 楚 游 戏 的 规 则 和 必 然 结 局 。 而 理 性 博 傻 , 则 清 楚 地 知 道 “ 博 傻 规 则 ” , 只 是 相 信 在 当 前 的 状 况 下 还 有 更 多 更 傻 的 投 资 者 即 将 介 入 , 因 此 才 投 入 少 量 资 金 赌 一 把 。

路 径 依 赖 法 则 : “ 第 一 份 工 作 ” 是 成 功 的 一 半

“ 路 径 依 赖 法 则 ” 被 总 结 出 来 之 后 , 最 早 被 用 于 阐 释 经 济 制 度 的 演 进 。 美 国 经 济 学 家 道 格 拉 斯 · 诺 斯 考 察 了 西 方 近 代 经 济 史 以 后 认 为 , 一 个 国 家 在 经 济 发 展 的 历 程 中 , 其 制 度 变 迁 存 在 着 “ 路 径 依 赖 ” 现 象 , 并 因 此 创 立 了 制 度 变 迁 的 “ 轨 迹 ” 概 念 , 从 “ 路 径 依 赖 ” 的 角 度 解 释 为 什 么 世 界 上 有 这 么 多 的 国 家 而 发 展 道 路 却 各 自 不 同 , 为 什 么 有 的 国 家 长 总 是 走 不 出 经 济 落 后 、 制 度 低 效 的 怪 圈 等 问 题 。

更 要 认 识 到 “ 路 径 依 赖 法 则 ” 的 强 大 力 量 。 抛 弃 固 有 路 径 需 要 极 大 的 勇 气 , 更 需 要 付 出 极 大 的 代 价 , 因 此 更 要 深 思 熟 虑 , 一 旦 做 出 了 决 定 , 就 要 坚 定 地 转 换 路 径 , 在 新 的 职 业 规 划 路 径 中 勇 敢 地 走 下 去 , 这 是 重 新 回 到 成 功 轨 道 的 唯 一 选 择 。

蔡 格 尼 克 记 忆 效 应 : 要 做 好 一 件 事 情 的 最 好 方 法 , 就 是 立 刻 开 始 做

布 利 斯 定 理 : 计 划 越 充 分 失 败 概 率 越 小

“ 权 威 效 应 ” 是 指 一 个 人 要 是 地 位 高 、 有 威 信 、 受 人 敬 重 , 那 么 , 他 所 说 的 话 、 所 做 的 事 就 容 易 引 起 其 他 人 的 重 视 , 并 相 信 其 言 语 和 行 为 的 正 确 性 、 权 威 性 。

古 德 曼 定 律 : 没 有 恰 当 的 沉 默 , 就 没 有 良 好 的 沟 通

工 作 成 瘾 综 合 征 : “ 工 作 狂 ” 是 一 种 心 理 疾 病

彼得原理:把恰当的人放在恰当的位置上

“ 彼 得 原 理 ” 是 管 理 心 理 学 的 一 种 现 象 , 最 早 由 美 国 学 者 劳 伦 斯 · 彼 得 提 出 , 指 的 是 在 各 种 组 织 中 , 由 于 习 惯 对 在 某 个 等 级 上 称 职 的 人 员 进 行 晋 升 提 拔 , 所 以 , 雇 员 总 是 趋 向 于 被 提 升 到 其 不 称 职 的 地 位 。

Highlight (yellow) – 德西效应:挖掘真正的“内部动机” > Location 2169

德 西 效 应 : 挖 掘 真 正 的 “ 内 部 动 机 ”

不 值 得 定 律 : “ 必 须 做 ” 不 如 “ 值 得 做 ”

“ 不 值 得 定 律 ” 有 一 个 非 常 直 观 的 表 达 : “ 不 值 得 做 的 事 情 , 就 不 值 得 做 好 。 ” 这 是 一 个 管 理 心 理 学 中 的 经 典 定 律 , 反 映 出 人 们 的 一 种 心 理 , 即 一 个 人 如 果 从 事 的 是 一 份 自 认 为 不 值 得 做 的 工 作 , 往 往 会 持 冷 嘲 热 讽 、 敷 衍 了 事 的 态 度 。 不 仅 成 功 率 小 , 而 且 , 即 使 成 功 了 也 不 会 觉 得 有 多 大 的 成 就 感 。

“ 不 值 得 定 律 ” 告 诉 我 们 , 每 一 位 管 理 者 都 应 该 知 道 , 让 每 个 员 工 认 识 到 自 己 工 作 的 价 值 或 者 挑 战 性 所 在 , 让 他 们 觉 得 这 份 工 作 “ 值 得。

雷 尼 尔 效 应 : 用 “ 心 ” 留 人 , 胜 过 用 “ 薪 ” 留 人

在 经 营 管 理 中 , 想 要 获 得 员 工 的 忠 诚 度 , 要 么 给 出 远 远 超 过 同 行 的 薪 资 待 遇 , 要 么 就 把 软 性 工 作 条 件 提 上 去 , 满 足 员 工 的 精 神 需 求 , 从 而 使 他 们 感 受 到 自 己 的 工 作 单 位 就 如 同 一 个 大 家 庭 一 样 , 在 工 作 中 足 以 获 得 家 庭 式 的 温 暖 和 归 属 感 。

罗 森 塔 尔 效 应 : 寄 予 什 么 样 的 期 望 , 就 会 培 养 什 么 样 的 人

“ 罗 森 塔 尔 效 应 ” 揭 示 的 是 一 种 普 遍 心 理 , 那 就 是 对 他 人 有 所 期 望 , 同 时 期 望 他 人 对 自 己 有 所 期 望 … … 尤 其 是 后 者 , 是 人 们 实 现 自 我 价 值 的 本 能 需 要 。 当 得 知 别 人 对 自 己 有 所 期 望 的 时 候 , 你 心 中 会 有 一 股 满 足 感 、 被 期 待 感 油 然 而 生 。 为 了 保 持 这 种 感 觉 , 人 们 会 不 自 觉 地 按 照 别 人 的 期 望 来 塑 造 自 己 , 最 终 真 正 变 成 别 人 所 期 望 的 样 子 。

破 窗 效 应 : 不 要 轻 易 打 破 任 何 一 扇 窗 户

史华兹论断:合适的选择,就是好的选择

史 华 兹 论 断 : “ 幸 福 ” 与 “ 不 幸 ” “ 所 有 的 坏 事 情 , 只 有 在 我 们 认 为 它 是 不 好 的 情 况 下 , 才 会 真 正 成 为 不 幸 事 件 。 ” 这 就 是 著 名 的 “ 史 华 兹 论 断 ” , 源 于 美 国 管 理 心 理 学 家 史 华 兹 。

史 华 兹 论 断 告 诉 我 们 , 要 学 会 坦 然 地 接 受 生 活 中 的 所 有 幸 与 不 幸 , 即 便 是 天 大 的 不 幸 , 只 要 我 们 能 以 平 常 心 坦 然 地 接 受 , 把 它 看 作 人 生 中 的 必 要 体 验 , 找 出 蕴 含 在 其 中 的 幸 福 的 因 子 , 那 么 , 它 也 会 让 你 感 受 到 幸 福 。 是 的 , 不 幸 中 也 有 幸 福 的 体 验 。 有 人 说 过 : 生 活 就 像 是 剥 洋 葱 , 总 有 一 片 让 你 流 泪 。 有 些 不 幸 就 是 那 让 你 流 泪 的 洋 葱 , 换 个 角 度 看 , 它 依 然 是 每 个 人 生 活 经 历 中 的 一 部 分 , 也 可 以 是 一 种 “ 别 致 的 幸 福 ” 。

贝 勃 定 律 : 幸 福 本 质 上 是 种 “ 敏 感 度 ”

“ 贝 勃 定 律 ” 揭 示 了 一 个 普 遍 存 在 的 社 会 心 理 学 现 象 , 即 当 人 经 历 强 烈 的 刺 激 后 , 他 对 这 类 刺 激 的 免 疫 能 力 会 大 大 提 升 — — 就 心 理 感 受 而 言 , 第 一 次 大 刺 激 会 让 第 二 次 的 小 刺 激 变 得 微 不 足 道 。

狄 德 罗 效 应 : 幸 福 来 自 给 生 活 做 减 法

“ 狄 德 罗 效 应 ” , 专 指 这 种 拥 有 了 一 件 新 的 物 品 后 , 不 断 配 置 与 其 相 适 应 的 物 品 以 达 到 心 理 平 衡 的 现 象 。

生 活 中 有 些 无 用 的 东 西 如 果 不 是 我 们 应 该 拥 有 的 , 那 么 , 就 要 学 会 放 弃 。 只 有 懂 得 放 弃 , 才 能 制 止 欲 望 的 无 限 膨 胀 , 才 能 让 自 己 活 得 更 加 充 实 、 坦 然 和 轻 松 。 跳 出 “ 狄 德 罗 效 应 ” 的 唯 一 办 法 就 是 遏 制 、 削 减 自 己 过 多 的 欲 望 , 抛 弃 那 些 纷 繁 而 无 意 义 的 欲 望 , 让 自 己 的 生 活 更 加 充 实 、 简 单 、 美 好 。

鳄 鱼 法 则 : 关 键 时 刻 的 取 舍 之 道 “ 鳄 鱼 法 则 ” 本 是 投 资 心 理 学 的 理 论 之 一 , 也 叫 “ 鳄 鱼 效 应 ” 。 它 的 意 思 是 , 假 定 一 只 鳄 鱼 咬 住 你 的 脚 , 如 果 你 用 手 去 推 挡 鳄 鱼 以 把 脚 挣 脱 出 来 , 鳄 鱼 便 会 同 时 咬 住 你 的 脚 与 手 。 你 越 是 挣 扎 , 被 鳄 鱼 咬 住 的 身 体 范 围 就 越 大 。 所 以 , 万 一 鳄 鱼 咬 住 你 的 脚 , 你 唯 一 的 办 法 就 是 牺 牲 一 只 脚 。人生需要选择,也需要舍弃,关键时刻的舍弃是智者面对生活的明智选择,只有懂得适时舍弃的人生,才能再续辉煌。

评论 (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