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的邮件通知里,一天突然出现了报名帆船运动的活动,本着对运动本身的热爱,更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运动,瞬间激起了我的兴趣。这可谓是一项非常小众的运动,从前的认知里面,这应该和竞技体育挂钩,应该在大连,青岛这样的城市,白色的帆船配上蓝色的海洋的应该很酷。年轻人喜欢一样东西,最初都是从很酷开始的变为热爱的,吉他,滑板,跑酷,篮球都是这样获得年轻人们的青睐。得益于会游泳的属性和不错的身体素质以及各种机缘巧合,结果顺利的加入了这个单位工会帆船队伍。
帆船运动几十年来,和其他竞技体育一样拥有着很多规则,但最核心的,永远不变的左让右,上让下,后让前。这似乎与它这项运动本身属于绅士的运动一样,接触下来并不是一项纯体力的运动,甚至几乎与体力搭不上边,像高尔夫,Gentlemen的。最早是盛行在欧美皇室之间的比赛,后来才成立各种俱乐部。
中国人哪怕不了解帆船运动,也应该知道郭川这个人。他对于帆船对于中国在世界的影响,绝不会亚于刘翔,姚明之于田径和篮球。单人不间断40英尺以下无动力帆船航行世界一圈最快纪录,这个纪录至今无人打破。当高挂着“青岛”的青岛号,时隔138天,环游世界后再次回到青岛码头时,这名坚毅的山东汉子,跪在祖国大地上流泪的画面,我至今还记得。然而去年10月25日15时在夏威夷附近海域失联后,我们再也没看到这位英雄的影子,也许这便是一位真正的航海人最终最好的归宿,他与他的偶像塔巴雷或许真的是大海的儿子。
理论知识的学习,打破常识的告诉我们,顺风不是船前行最快的状态,横风才是。最有趣的是各种打结的方式,在户外运动,海上航行中,绳结是一种必备甚至是救命的生存技能。对于没有接触过这些的我们,死结和鞋带恐怕是大多数人唯一会的两种打结方法。八字结,平结,双套结,三套结,称人结,这才发现每一个领域其实都充满智慧与很多有趣的有意思的东西。
我们训练以及比赛的地方位于太湖的苏州湾,相比较大海上,风浪都小了很多。但教练依旧给我们打了强心针,我们这种R3的帆船是永远不会翻沉的,因为下面粗长的龙骨几乎占据了船的绝大多数重量,锁定了船的重心。教练是一位中年女人,无意中和她聊起,教练你玩帆船多少年啦,教练打量打量我,小伙子,你多大了?“我九几年的。”教练淡淡的说“噢,我80年代就开始玩了。”大家不禁肃然起敬。隔壁船的教练路过,叫了声师母,大家不敢说话,暗喜觉得抽中了好教练,纷纷表示唯命是从。
左舷受风,推舵,收主帆,迎风换舷,前帆收,压舷,绕标,一个个陌生的词汇,变成熟悉的指令,大家也变成好奇宝宝,对这个陌生的竞技项目,那个J的小船是什么啊,像打牌一样读做勾,其实是Judge裁判,怎么过标啊,什么时候过门标啊,怎么感受风向啊。在快速培养基本技能时,也慢慢感受到帆船这项运动的强大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