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她一阵惊醒,冲到门口。是快递,签好字,慢慢的合上门,显然被惊醒的感觉是难受的,她的目光呆滞,抱着快递,来到卧室,打开是一只考拉的大玩具。明明自己睡觉前才刚刚买的啊,枕头下翻出快要掉下去的手机,自己又睡了将近两天。

她买了一只很大很大的考拉,几乎有她那么大,现在她的生活充满着睡觉,她觉得自己就像考拉一样,是考拉也好了,毕竟它不是人,可以肆无忌惮的睡。考拉也许是最懂她的吧,至少在睡觉上。有了它,睡觉的时候可以抱着它,便也是有个人陪伴了。

现在的她每天睡觉的时间大于醒着的,有时候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是在做梦还是现实里,她经常掐自己,却发现都是痛的,可时间明明是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她这才发现,原来梦里是永远不记得掐自己,只有现实里才会想搞清楚是不是活在梦里。在梦里便活在梦里好了,身体总是如此的诚实。

她找过许多医生,如果许多医院,到都被医生回掉了,这是一个不治之症,但对性命不会构成威胁,就是要睡特别多的觉,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得了这个病,来的毫无征兆,无可奈何。

她自小便是孤儿,父母死于同一起车祸,摸爬滚打的长大,好不容易念完大学,找到工作,身边的朋友都在帮着她介绍对象,她很漂亮也很优秀,似乎感觉人生终于要从幼时的阴霾中走出来,一个奇怪的病莫名其妙的光顾了她。

她也很无奈,但只有睡,在梦里生活,有时候她也在想,梦里也是好的,毕竟没有痛,很多时候和内心想的是一样的,很多时候比现实幸福的多。

她想,也许有一天,她会这样睡下去,一直睡下去,不会再醒了,永远活在梦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