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认识城市-杭州

生活 2017-11-26
不知道是第几次来杭州了,这是一个感觉全中国大多数人都会挺喜欢的一个城市。在古代,“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西施佳人,断桥残雪;京杭运河,富庶繁华,颇有名气,文人骚客兼爱之地。现代更是互联网时代的摇篮,马云爸爸在杭州用它的阿里巴巴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有人说到底是,杭州成就了阿里巴巴,还是阿里巴巴成就了杭州。
杭儿风是外婆家的子品牌,杭儿风是方言中跟风的意思。品牌是为了唤醒杭州人记忆深处的美味,
杭州菜属于江浙菜体系,口感没有苏帮菜那么甜,一定性的适合很多中国人的口味,外婆家作为杭州菜的代表,其的爆红足以说明这一点。杭州菜以笋干为特色,东坡肉与西湖醋鱼是它最有名的佳肴。这次在杭风儿吃的四道菜,酥炸大肠,桂花年糕,辣子鸡,臭豆腐虾其实都是外地名菜,我想尝尝杭州人口中的这些菜有何种不同的味道。没那么硬,甜,辣,臭,中和的味道,也正是杭州在食文化熔炉里对所有人味觉的包容。
杭州市互联网之都,我们也时常感受着这座互联网城市做带给我们的便利。共享单车,共享汽车,所有地方都可以用的支付宝,甚至让我们彻底告别新来一座城市的公交地铁所需要的零钱。这几年的生活也许对我们改变最大的便是我们知道有手机就可以活下去,你不需要零钱,现金,银行卡。这是在几年前所无法想象的,现在钱包里最多放100块现金,难以置信的是,这张钱可以放几个月不用掏出来。
这趟来杭州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来看嘉哥的演唱会,观看演唱会的经历确实不多。两年前在上海看过Eason的,诺大的3万人的体育场,还连续开了两场,任其自然不用说。倒是切切实实教育了我经验,散场的时候,铺天盖地的人头。结果人挨着人挤出体育馆,傻了眼了。打车打不到,公交车也没有,但是没有滴滴和共享单车,估计就算是现在有这些在三万人潮下,也几乎改变不了要步行好远好远的无奈选择。这次学费让我早早得决定订酒店,在附近一公里订酒店,以前还有在地铁口附近订酒店的幻觉,参加过多次马拉松这样上万人的活动以后,彻底认清了现实,因为你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地铁卡,排队买地铁票都会让你绝望。经历过世博沙特馆,上海迪士尼,过节的外滩,早高峰的地铁,排队中麻木的中国人。
演唱会安排在黄龙体育馆,面积出乎了我的意外,才知道这是一个和我年纪一般大的场馆,自然也不算很大,些许显得有些老旧。位于繁华的市中心,西湖边上不远,是杭州也是全浙江演唱会场馆的“摇篮”。高中就开始听林宥嘉的歌,我没有说谎,你是我的眼,在摩天大楼渴望着自由。记得我们高中时代,在被各大网络神曲充斥的歌坛,林宥嘉是个出奇的清流。选秀歌手出身很难给自己洗白,一首说谎成就了宥嘉。从那时开始直到今天,说谎已然成了KTV金曲。林宥嘉因为他独特的唱腔特有的感觉,即使翻唱也会重塑歌曲的味道。服兵役归来的《成全》,开口醉。
一首接一首的演唱,现场唱功颇佳,几乎没有停下来过。似乎所有的演唱会都喜爱搞返场,假装在说晚安,退下台去,默默等待着全场成千上万人呼唤你的名字。这其实也是演唱会魅力的地方,大家愿意花几百甚至上千,为你一个人而来,听你唱歌,与你合唱,这也许才是音乐的魅力。或许每个人愿意为你而来,或许都或多或少的有他和你的音乐之间的小故事。
适逢浙江大学建校120周年校庆,去过很多城市,都会想参观这个城市的最好的学府。这个学府沉淀的历史都会很像这个城市,甚至这个城市已经逝去的东西。大学是一座象牙塔,也真好的保留住了这些东西。浙大是属于和清华北大一个级别的高校,记得当时去北京的时候,怎么好说歹说没有学生证就是进不去。而浙大感觉巴不得把围墙都拆了的感觉。也许一个是“紫禁城”,一个是包容的互联网之都吧。
上次来杭州似乎已经过去很久,G20的召开似乎让本来就美的杭州更加的充满美感,城市建设和美化是城市规划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很多人会爱上一个城市,或许就是一棵树,一条路,一壶酒,一个人。像赵磊的《成都》里写道的,走到玉林路的尽头,走过小酒馆的门口。让我们认识了成都,玉林路,酒香。
评论 (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