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时候会莫名的感动,有时候在看一部很简单的电影时候反而会比煽情片更被触动神经。
整个电影,超出期待,故事很简单,笑点设置不落熟套,很多靠细节前后呼应制造效果。除了笑点,印象很深的不少:帕丁顿熊进入电影屏幕的那段、墙上被吹走的花瓣、房子模型切面里的“古怪”可爱的一家人等。最后上升为异类与周遭的融合,制造共鸣。帕丁顿熊从远在秘鲁来到伦敦,异乡他客希望每个在外面漂泊的异乡人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家
想起童年拯救自己,让自己无数次感动和温暖的那些可爱的动画人物。即使大熊笨的无可救药也始终不离不弃的多来A梦,一起和小智共患难的皮卡丘,圆滚滚的软软的毛的龙猫,逗逗傻傻的小新的爱宠小白,阿凡提的小毛驴。
有的时候人却是很容易被满足的,突然想到了一位村上春树曾经创造的一个词-小确幸。小确幸的感觉在于小,每一枚小确幸持续的时间3秒至一整天不等。一杯咖啡,一个手势,一句话,都可能会让一个心跟着融化。这也是一种活着的生活状态,很享受的状态。人生需要不断的挑战未知,也要在闲暇的时候,静悟人生,感知生命,体验小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