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门宫殿外,你这小屁孩是不是不想活了,敢这么靠近皇宫,旁边的老乞丐处于同情地拉住因为好奇跑向皇宫城墙的小男孩。城墙很高很大,也很厚,看上去相当的牢固,听大人们说里面住着天子,九五至尊的皇帝。平民怎么能允许靠近皇宫,这个天子的所在地呢。城墙外每隔几米就是一个着满盔甲的士兵,拿着佩刀,面无表情,一直冷峻的样子。
城外十公里的小镇上,小镇最繁华的市集口,也是一年一度贴榜单的地方,又来了一道圣旨,这是一道皇帝选秀女的御昭,很多女孩知道这是一个万丈深渊,虽然可能飞成凤凰,但绝大多数跳下去基本上一辈子孤独终了在深宫里,她们更愿意在民间找个普通人家安慰过日子,所以想这办法让自己变丑。一个小男孩从小没了父母,被拾破烂的老头拉扯着,老头因为年纪大也离开了他,快要饿死的他,选择了去皇宫里做太监,他知道这也许是他这一辈子改变命运的唯一的机会。
深宫里,所谓的真龙天子,御书房内,咳嗽不停,看着丝巾手帕上的血,再看看黄铜镜子上虚弱不堪的自己。皇后被罢黜,几个贵妃,明真暗斗死了两个,孩子流产了两个,疯了一个;几个皇子对孱弱的太子位置每个都撑红了眼,而太子还在巴不得自己死;刚刚大臣有传来西北方年年干旱,粮食欠收,闹灾荒,大将军有传来南方蛮夷大肆侵略疆土,我方更是节节败退。
老皇帝,心口又是一阵阵的疼痛。不是住在皇宫里面就是幸福的,说不定没有一天真正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