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老妈问我这边有没有干净的白纸,没多久再去厨房看的时候,她把那张白纸卷成了锥形,放在一个窄口瓶上,往里面灌糙米。没想到白纸竟然可以拿来这么用,变成了所谓的漏斗。这似乎也是一种传统文化的延续。说到传统文化,屈原先生的殉国,成就了今天的端午节,也成就了今天粽子在国人心中的无比地位。我老家的粽子和外面的粽子不一样。外婆的手艺很好,家里的年货各种食品全是老人家一手包办,小时候就颇感兴趣,能一直呆呆的看着外婆做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她将粽叶绻呈一个漏斗状,不过少了缝隙,像一个单纯的锥形,把配置好的糯米用勺子小心装进去,然后左一下,右一下,将粽子包实,最后落出来的粽叶线用一根粽针绕着穿过粽子,像缝衣服一样,一个完全不用线包裹的粽子就形成了。后来去念大学,去了其他省,才发现外面的粽子都是用绳包着的,那起码这门技艺上,也能感受着劳动人民深深的智慧。
过年前,和老友们的告别餐,他们定在了西贝莜面村,典型的西北菜,至于味道嘛,西北菜吃过挺多,并没有给我留下特深的印象。倒是桌上的一个漏斗,当我们点完餐后,服务员将漏斗倒了过来,大家都很诧异,我凑过去仔细瞧见,原来漏斗漏完25分钟,如果漏斗漏完之前才没有上齐,即可免单。这让我一下子便记住了它,即便那拗口的店名。马云说没有企业文化的企业是无法长远走下去的。那这个漏斗起码在像我这样的消费者眼里已经算是它的企业符号了。
漏斗,无论作为一个装量设备,还是一个沙漏,我都把它看作一个计量单位,一个计量空间,一个把握时间。我们用漏斗的时候,可以看到它可以把大口径一下子变成了小体量,不过速度也猛的提高,像水峡;我们看着沙漏慢慢漏下,也便能更贴切感知到时间流逝,漏走的时光也许会更懂得珍惜。